溪韵

编辑:前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30 07:42:55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溪韵文学社是海南历史上最老的中学校园文学社。经过26年的发展,溪韵有了自己独当一面的风格。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发行了50期正式刊物。
中文名
溪韵
全    称
溪韵文学社
建社于
1989年
归    属
海南中学
宗    旨
独立其精神,自由其文风
释    义
溪清觅雅士,韵雅谢良朋

溪韵基本概述

编辑
溪韵社徽 溪韵社徽
最让溪韵人引以为傲的,是我们的社团是真正的学生社团,绝对是用最学生的视角来审视世界。尽管经过了26年的发展,我们的精神一直没有断线,溪韵就是这样一个富有传承精神的社团。
我们有理由相信,只有一个真正属于学生的社团,才能够真正学生说话。我们一直把“独立其精神,自由其文风”当作我们写文章、经营社团的准则。
彼此共勉。

溪韵溪韵简介

编辑
拿起一只笔,我们就拥有了整个世界。
1989年,溪韵文学社成立;
2009年,溪韵文学社迎来二十周年社庆。
在时光的长河中,没有什么比文字这样的载体更适合直抒胸臆,神采飞扬;也没有什么比文字更适合去勾勒年华,承载情感。二十年来,溪韵在众多老师和同学们的倾心支持中不断前行,在文字的道路上追寻着哪怕对于很多人来说无关轻重的文字梦想。这是经历时光洗练而沉淀下的底蕴。在96年溪韵文学社获得由中国文学社团研究会举办的全国校园文学社团刊物评比一等奖,同时在第二届全国文学社团评比中被中国文学社团研究会委员会誉为“优秀校园文学社团。”至今,溪韵共发行了44期纸质刊物及2期电子杂志.除发行刊物外,溪韵策划并举办了“音乐新诠释”歌词改编活动,得到了同学们的广泛支持。
作为一个文学社,溪韵的信念是“独立其精神,自由其文风”,一直以来,溪韵在为您带来真诚的文字,分享笔下的风华。《泥石流》般奔涌的文字世界里,无论你at 16,抑或是《at 18》,请放慢脚步,倾听《这》来自重重《涅槃》后的文字的歌咏,在岁月静好的《庚寅年》,与溪韵一同《满载》而归。
“溪清觅俊士,韵雅谢良朋”,正是每一代溪韵人的心声。

溪韵小谈溪韵

编辑
小谈溪韵
by 高也翔
我呆在溪韵一年多,大致算起来也是个老人了。目送老一届的学长学姐们退出溪韵加入轰轰烈烈的高考复习大军中,然后看着新一届稚气未脱的高一小朋友们加入溪韵,作为一个夹在中间不伦不类的高二溪韵人,我还是想谈一下我对于溪韵的一些看法和期待。 作为社团来讲,文学社显然不是最抢手的,因为不算是学校的“权力机构”,不像校团委学生会一样有大批的财政拨款和十分活跃以及庞大的机构运转,而只是在外人看来几个酸腐文人和青春期躁动的学生在角落里发发牢骚和学学小资。并且文学社还不止我们溪韵一个(是哪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也就是说我们还有竞争对手。打个比方如果说校团委学生会是政府扶持的国有大企业可以捧着铁饭碗的话,那么文学社不过是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无依无靠只能在众社团中杀出一条血路来的私营乡镇企业。 但是,我以上这些似乎有些妄自菲薄的评述不足以涵盖我们溪韵文学社的全部。连一根苇草都以有思想而有尊严,更何况一个社团。我想溪韵文学社能够生生不息十八年来吸引一届又一届的海中生们为之付出热情和青春的原因就在于——思想。 我以为,溪韵的思想,也可以说是一种观念和信念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自由其文风,独立其精神”。 我们这次去宣传招新社员时,重点提到不要拘泥于一般的社团,而应该活跃一点,溪韵是特立独行的,不管是面试还是其他各个方面。我想这也就代表了溪韵办社团的一个主旨——提倡自由。文学本就不应是排外的,而应该像政治书上说的“兼收并蓄”,虽然不一定能“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但若能做到宽容和包含的态度,我想我们也相当成功了。有人说:“文学是小众的,不可能被大多数人理解。”其实我觉得这个观点有偏颇之处。文学创作的确是小众的,但文学欣赏却应该是大众的。若我们自认为不能被别人接受而把自己边缘化,那么别人肯定也不会理解你而同样把你边缘化。就像西游记中悟空在师傅坐的地方用金箍棒画了一个圈,妖怪进不来师傅也出不去一样,我们不应把自己的作品圈在一个小范围里。文学的意义在于交流和感动,能影响别人的作品才是好作品。所以,写作要自由,文学要自由。愚自然不敢代表文学讲话,但是我们要秉着通俗化的原则,通俗不等于恶俗。如果大多数人都看不懂我们的文章,那出一本杂志又有什么意义呢?诚然,我们也要有先锋性的实验性的文章出现,毕竟文学社应该去探索文学,但是一些平易近人贴近生活的文章也应该被重视。“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种点花花草草固然好看,但是也别忘了种点大米小麦什么的才能填饱肚子。除了实验性文风外,我们也要欢迎各种文风。所以要提倡“自由其文风”。 但是自由并不等于绝对的认同。溪韵应该有自己的风格,应该有自己独立的精神。自由不是什么八卦新闻全部往上放,这就变成了我前面讲的恶俗,我们出的东西是被作为一种学生文学来欣赏的,也便要有我们的时代气息和精神面貌。就像大家不会把《读者》错认为《意林》一样,如果大家一眼就知道这是溪韵的杂志,这些是溪韵的文章,那便体现了我们的独特的风格。这是我们溪韵特有的,也是我们别于其他社团生存的资本,让它成为溪韵的一种符号和标志。当然,不是每篇文章都会深深带着溪韵的烙印,毕竟文章不是一个人写的,大家观点都不同,而我讲的风格也不是每篇文章的风格,而是整个溪韵的风格。若能在一个时期印上自己的标志,溪韵也就不会迷失自己了。所以我们更要“独立其精神”,精神是什么,就是溪韵的魂,就是在溪韵人员更迭数十年,洗净历史尘埃剩下来的唯一不变的东西。 愚以为溪韵若能做到“自由其文风,独立其精神”,便也是我心目中理想的文学社团了。

溪韵杂志数种

编辑

溪韵《泥石流》

我的农田
by洛天禾
我在梦里播下种子
收集着发芽的快乐
在我的家那边
有一块很小的农田
它不大
在我的心这里
有一片很绿的土地
它每天都朝气蓬勃
我用镰刀割下清新的阳光
放入发旧的草袋
再铺到田地里
我的心情就在清晨里奔放起来
这是农人
耕作然后的快乐
本文选自溪韵曾出版刊物《泥石流》

溪韵AT18

月亮的脸偷偷地在改变
by 林晨音
大减价的季节。
果然在夏天的末尾她又感到了腻烦,巴不得快点背书包上学去,每天做作业。
她的帆布鞋走烂了落满树荫的解放路。
她是真的哭,不是掉眼泪。
她开始渐渐不担心英语如何过八级,因为她知道只要不放弃就永远不会被打败。她相信自己以后还会像现在这样快乐,她善于把苦难变成财富。她的脸上始终是志得意满孩子般的笑容。
街上的女孩有蓬松的波浪长发,小巧耀眼的银耳钉和黑色长网袜。
她最近常常看天空,她想北京不会有这么漂亮的天和云朵了。每次抬头她总觉得自己处在一口井里,好想给井外的人写一封长长的信,说来,拉我出去。
她的哥哥小时候想开飞机,收集了许多飞机图片,然后一张一张摆在床上给她看。她长大了却还想当宇航员。她又是也会很想要钱。一百万美元。一百万美元能报名参加航天旅游。
超级女声的节目还在如火如荼进行,成群的女生在街上拉票。
她的脑子里少了些许美妙的幻想泡泡,可是多了坚定的信念。她以前常常想啊,回忆像潮湿的电影,一场又是一场,总是有一些锋利的东西,像一把刀从最柔软的深处划开,好像渐渐靠拢的铁轨一直延伸到远方再也停不下来。她想她可以把铁轨变成一条隐形的拉链。
她写日记,想着以后该把日记藏在什么地方,或者还会不会有地方给她藏日记。她曾经决定要把高中所有的日记本都给他。她曾经那么相信他。
她又不要了摇滚,听一开始听的孟庭苇。
她走在学长前面的时候偶尔一跳一跳的,把整个世界都笑摇了。她开心地给他的女朋友挑礼物,可是她就是不告诉他她很开心。有些女孩长大了,可是他说她还没有。最后他说这是最后一次看见她单纯干净的样子了。他这样坚定地看着她说。
她却认为大概还需一年活着更久,现实的残酷不会太快地将她带离少年。

溪韵《满载》

高三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
——《双城记》
这是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篇写下的话语。三年前,初读,仅仅是艰涩难懂的话语。而时至今日,当自己在高三已经摸爬滚打了半年以后,才明白这话语的真切。
高三是生命的催化剂,它使得一切的苗头都迅速发展。对游戏的喜爱,可能发展成终日不停,终夜不寝的狂热;对学习的冲动,可能跃升为奋笔疾书、洋洋洒洒几百页的执着;对爱情的朦胧,可能迸发出魂牵梦绕、共度难关的依恋……
总而言之,一切的一切,都会在高三的催化下迅速绽放。无论是善是恶,是美是丑,都将在这个时间集体登台,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不知多久之后,这些过往或成为一生的财富,或结成无法抹去的痂子,终将被我们一一回味。
游戏人生
不论你愿不愿意,高三开始的标志是暑假补课。我们可以这么称呼暑假补课——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正确的人。既然时间都是“错误”的了,当然不会出现“正确”的事情。高三的暑假补课,是在纸牌中进行的。
十一点,海中的夜幕低垂了,各个宿舍亮起了点点星辉,群星掩映在被子和纸牌之间。当四合声音已经消静,好戏正开始上演。
牌局开始,你会看见四人环坐在一张床上,手持扇状物。周围还有数名围观者。一张张面庞在微弱的灯光中浮现,闪现着诡谲的笑容,或者是涩涩的冷笑。然后,局起。
挑衅的语气在牌局中此起彼伏,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相互在那里“装”,而且人人还装得不亦乐乎:摆出一张极端欠扁的脸,嘴巴翘起得老高老高,用牌轻敲下家的脸,然后很郑重其事地下牌。或者故意装得弱弱的,让人掉以轻心,之后大牌一张张下来,众人顿悟。抑或着,出现无脑人士,顶上家,堵下家,于是群起而攻之,此人在战火中或者永生、或者成为炮灰。
牌局结束,众人或作前仰后合装,或在一旁嗫嚅着。所谓愿赌服输,输家只能够心甘情愿地接受惩罚。当年最流行的赌注,是(用文雅的话说)抚乳。至于战败时惨绝人寰的造型,我想不消我多说了吧。当然,这只是男生之间的游戏。
不知不觉中,时钟已经悄悄迈过了两点,众人终于在疲惫中结束了战斗。
时间在流逝,科技在进步。
当你渐渐发现牌局中的人少了,你发现电脑时代到来了。
此时最流行的莫过于“真三”和WOW,同时佐以CF以及各种各样的小菜。这是传说中的电脑大餐。
于是宿舍中的话题比例也开始改变了,宿舍俨然成为了“后方阵地”,战场上拼杀的将士们在这里休憩,分享着自己战胜的喜悦分,担着彼此战败的悲伤,汲取着对方战斗的经验。甚至就连我这个在一旁休憩的人,都可以在脑中够造出“角声满天秋色里”的战场景象。那个悲壮啊。
伴生而来的,还有一些“专业术语”,作为局外人的我也只能够意会。言传的话,试验一下。比如“犀利”,这个词就很犀利,一针见血,指的是某人的操作非常地优秀,有意识有操作。其实后来还衍生出来这样一句话:“去犀利波?”这里指的就是上网了。与“犀利”相对的一个词就是“垮”,后来衍生为“瓦”,意思相反,不再解释。还有一组词比较有特色,就是“硬硬”和“怒”,这个就比较不好解释了,造个句子如下:“我们去怒吃一碗粉汤吧!”副词性的词语,大概指无视一切外无阻力。之后还有“高玩”、“低玩”、“局”等等。
其实局多不压身,多局者中照样有学术强人。也许这就是海中——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人生如戏,游戏高三。
学海无涯
人到高三,谁不为着自己的理想而奋斗?
会考结束,我们早早地搬进了传说中的高三楼,我们班在二楼最靠楼梯的教室。
一进入这个教室的第一感觉——真脏啊……风扇上堆积着厚厚的灰尘,蜘蛛网在头顶上左横右斜。第一次大扫除之后,教室干净了许多。
于是我们就在这个有十四组日光灯管的教室中开始了新的高三生活。
大家都把一大叠的书堆上了课桌,形成了一座座方形的山丘。许许多多的人开始定目标,试图在一次次的月考中有所提升,最终迈入理想的大学。
刚刚上高三,学校就开了一个备考大会,请来了上一届的状元和全省前几的几位学长学姐。其实当时语重心长的“别开夜车”最后也没有什么人真正这样,“多做总结”也没有什么人真正坚持了下来。我们在猜测着明年会是谁坐在上面,讲着一样的话题。
时常会有人诉说自己的苦闷,有人会因为一道题不会做而情绪崩溃,在高三的名号下,许多人变得更加焦躁,更加敏感。
刚上高三的时候,我一直在用一首歌激励着自己:
我还不清楚/怎样的速度/符合这世界/变化的脚步/生活像等待/创作的黏土幸福/我要的幸福/渐渐清楚
用我的双眼/在 梦想里找路/该 问路的时候/我 不会装酷
我还不清楚/怎样的速度/符合这世界/变化的脚步/生活像等待/创作的黏土
幸福/我要的幸福 渐渐清楚
——孙燕姿《我要的幸福》
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时间,但海中不仅仅是这样的。
俗话说:“学海无涯苦作舟。”不过这句话不适用于海中的人,至少不是全部的人。在海中似乎应该是“周游学海”。
其实有这样的情况,在某个放学的午后。AB两人在校道上散步,A指着前方在打羽毛球的一个女生,“喏,那是就是年级第一的XX。”就在B睁大眼睛看着的时候,走来了一个面容清秀的男生,跟A打了个招呼,那人走了之后,A又对B小声说“XXX,年级前五。”走向球场,看见本班的C同学正在大汗淋漓,B很热情地跑了过去意图一起玩。话说,C同学也是年级前十而A也已经保送北大。
这就是海中。
而不知不觉,离高考就仅剩下了两个月了。风扇上已经堆积了厚厚一层的灰,而蜘蛛也在那里牵丝引线了。
爱如潮水
坐在食堂二楼,四下观望,看见许多熟悉的面孔竟然凑在了一桌。在校道上出现了,一对对聊天散步的男女。教室里面,有人乐此不疲地传递着纸条。有人走在一起讨论学术问题。当然,我们可以纯粹地理解为友情。
或者我们可以抱着理性的角度来分析。
高三是个压力巨大的季节。我经常可以看见女生哭丧着脸,眼眶红红的,眼睛湿润着,仅仅是因为一次月考的成绩下降。这个时侯,她非常需要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然而个人舍友也面临着相同的窘境,为了避免哭作一团,她急需要一个可以听她说话并且安慰她的人。
而作为男生,他们也意识到了时局的严重性,如果自己再不努力学习的话,未来的影子就永远是影子了。此时,他需要一个可以和他一起学习的人。但如果这个人也是男性,可能和他一起学习的就是信息技术了。
时间也到了高三了,大家都非常熟悉了,呆在一起可以没有高一初见时的尴尬,可以心平气和地讨论几个小球装来撞去的结果,讨论把高锰酸钾跟黑火药混在一起会有什么后果,讨论生物题里面的一个个遗传病众多的悲惨家庭。
而现在已经是告终最后的时候了,积蓄在心中的爱意此时已经上生成了无尽的动力了。很多人抱着殊死一博的决心,心中念着:“此时不告,更待何时?”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胡诌的东西,没有什么借鉴性。
但是,谈恋爱并不是什么错事。其实海中有一个秘而不宣但是不胫而走的秘密,那就是起始每一届都有一对“神雕侠侣”。所谓神雕侠侣,便是两个人都考上了北大清华,他们的会在海中的大门口供众后辈瞻仰一年。
一起学习,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努力,一起上大学。上大学了之后,只要骑一辆小破单车嗖嗖嗖地奔向南门外的隔壁大学就可以一期吃饭,多惬意啊。
恋爱本无错,如果花朵一定要在此时绽放,那么请让它带来一整个美丽的春天。
“我们留下什么,我们就成为什么样的大人。”
——《蓝色大门》
词条标签:
海南中学 文学社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