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嬴

编辑:前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7 13:16:35
编辑 锁定
怀嬴,秦穆公(赵任好)之女。嬴姓,名字不详。先是晋惠公(姬夷吾)的儿子晋怀公(姬圉)的夫人,嬴是秦国的国姓,怀嬴的怀说明她是晋怀公的夫人,后来,她又嫁给了晋文公,所以又叫文嬴。生下一子,乐。
别    名
文赢
国    籍
秦国
民    族
华夏族
出生日期
春秋时期
职    业
秦穆公之女
父    亲
秦穆公
夫    君
晋怀公、晋文公

怀嬴人物生平

编辑
起初晋怀公还在当太子时,大约只有十岁左右,就被晋惠公当成人质送到秦国去;因此晋公子圉打算带着怀嬴逃回晋国,便告诉她:“我被当做人质留在秦国,却对自己国家没有帮助。现在如果父亲大人一病不起,恐怕大夫们会另外立别的公子继位。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去吗?”怀嬴回答他;“您,是晋国的太子,却在秦国受委屈。现在您终于想回去了,这不是非常好吗?我们国君派臣妾来为您拿手巾、捧梳子,只是为了要把您留在这里而已。如果臣妾跟您回去晋国,这就违背国君给臣妾的使命了。所以臣妾不敢跟您一起离开,但也绝不会泄露任何一个字。”于是公子圉就这样逃回晋国了。
公子圉逃跑后,秦国方面相当不高兴,但不久之后就接纳收留了正在流亡的晋国公子重耳。秦穆公想要把五个秦女嫁给重耳,但其中也包括了重耳的侄媳妇怀嬴。重耳觉得这是破坏人伦的行为,所以不愿意答应。此时司空季子告诉他:“你都要攻回晋国了,还担心娶人家前妻的事干嘛?而且你要是答应秦国的要求,人家就会帮助你回去,何必为了拘泥这一点点的礼数,而忘记自己的大事呢?”于是重耳终于同意娶那些秦女为妻,穆公相当高兴。
五个嫁给重耳的女子,以文嬴地位为最大,而其他四位只是陪嫁的媵妾。一天早上,文嬴拿水盆给重耳盥洗时,重耳还没等毛巾递来,就随便把手甩干,他随便的态度让文嬴非常生气,大骂:“秦、晋本是对等的国家,你为何这样瞧不起我?”重耳觉得她这话的含意是意指他瞧不起秦国,心生畏惧,于是脱去上衣,向她请罪[1] 
重耳回到晋国以后即位为文公,立文嬴为正夫人。文公在位九年而亡,传位给其子晋襄公。但是襄公也只在位七年便过世,而且当时他的儿子年纪还非常小,臣子们想要立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国君。赵盾认为,应该立公子雍为国君,但贾季则认为应该立公子乐。贾季的理由是公子乐之母辰嬴曾经嫁给怀公与文公两任国君,立她的儿子,人民应该能够安定。赵盾却认为:“辰嬴身份太卑贱,在文公的妻妾里,她排行是第九个,做儿子的怎么会有威严可言?况且辰嬴先后嫁了两任国君,太淫乱了;她的儿子没办法派到大国,只能派到陈国这种小国家,太偏僻疏远了。母亲淫乱,儿子又疏远,没有威严;陈国是个小地方,又远,也对晋国没有帮助,这哪里能让晋国安定?”后又举出公子雍的母亲杜祁是贤德之妇,地位也较高;而公子雍又是个有才之人,得到文公的喜爱,因此适合做国君。
后来赵盾派先蔑士会到秦国接公子雍回晋国,而贾季也将公子乐从陈国迎回,而赵盾就派人在路上把公子乐给杀死了。辰嬴此时可能已经过世,因此可能是她的谥号。

怀嬴姻缘一

编辑
先说她第一个老公晋怀公吧。他本是晋国的太子圉,在秦国做人质。说是人质,其实不打不骂不蒙黑眼罩不干,而且还让他娶了秦国公主——就是怀嬴。
婚后,过了些日子,听说他的爹晋惠公在国内病得快死了。太子圉对媳妇说:“我母亲是梁国人,现在梁被秦国灭了,我在国外被秦轻视,在国内又无援助。父亲病重卧床不起,我担心晋国大夫看不起我,改立其他公子为太子。俗话说,飞禽走兽死也落叶归根,我死也要死在晋国,咱俩一块走吧。”怀嬴说:“你是一国的太子,现在受了委屈。父王把我嫁给你,为的是稳住你的心。现在我牵绊不住你,是我的罪过,要是和你走了,就是背弃父王,要是把这事说出去了,就是违背夫妻的情义。我什么都不能作。虽然我不和你一起逃,我不声张也不拖累你就是了。”
这个太子大概是当人质当怕了,怕秦国不放他回国;或者在国外呆久了,怕国人把他忘了。总之他脑子里幻化出最为恐惧的画面——自己失去了晋国的继承权。于是,他就化装成羊皮贩子,连夜搭了个夜班船,逃回国了。还好,他赶上了葬礼,而且没有争议地当上了晋国国君,就是晋怀公
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像这样做贼似的。秦穆公既然将怀嬴嫁他,肯定是要拥立他回国即位的。大概是在别人眼皮下被管制太久,做事为人都难免鬼鬼祟祟的[2] 
怀嬴的第一段婚姻,简单地概括,就是被甩了。
崔红红饰演怀嬴 崔红红饰演怀嬴

怀嬴姻缘二

编辑
秦穆公晋国一向有恩,听说女婿逃走,非常气愤:晋国父子二人,都是一路货色,知恩不报,过河拆桥。定要推翻他不可!秦穆公四处打探,知道晋怀公的二叔重耳,正在国际间当流浪汉,就托人找到他,说:“你到我们秦国来,有好事!”
这个重耳,就是后来的晋文公,怀嬴将要改嫁的人,可不是一般人物。如果写“磨难使人奋发”之类中学生腔调的文章,最适合引用他的起伏人生了。他本是二王子,不受重视也不受虐待,老婆娶了两个,不多不少。高兴的时候,就喝点小酒,到野外调戏一下采桑女,满心以为后半生就这么不好不差地过着,也很满意。谁知晋献公宠爱的小姨娘骊姬做怪,逼死了重耳同父异母的哥哥太子申生重耳和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夷吾(晋惠公),一看大事不妙,赶紧逃走了,各自逃到他们母亲的娘家所在国,不在一处。后来夷吾在自己姐夫秦穆公的帮助下回国做了国君,之后却忘恩负义,这才有了“韩原之战”,晋国战败,不得已让太子做了秦国的人质。这是题外话了。
再说重耳一逃就是19年。这期间,他弟弟(晋惠公)他侄儿(晋怀公)相继做了国君,而他,能去的国家,几乎都去了;意志越来越强,脸皮越来越厚,反正能赖多久,就赖多久。直到人家开赶,或者完全呆不下去为止。他曾经被农夫戏弄,请他吃土;饿急了还吃过忠心随从的大腿肉。受过宅心仁厚的君主的施舍,也受到过同性恋君主的性骚扰。流亡一路,也娶了一路。带着姨太太逃亡实在不方便,她们都留在各自的国家,等着哪天她们共同的丈夫荣登君主宝座的时候,再一路接出来。
重耳听见召唤,就去了秦国。先饱饱地吃了一餐,换了身干净衣裳,就去见秦穆公了。
秦穆公说:“是这样的。我要把怀嬴公主嫁给你。”
重耳说:“啊?我都六十出头了,娶你家大闺女不太好吧?何况,她还是我侄媳妇,没办离婚手续吧?”
秦穆公说:“你就别提你家侄子了——反正你就放心把他的媳妇抢了吧。这是我的安排!”
重耳为难而开心地说:“那——就谢谢了。”
秦穆公又说:“你先别谢,我还有四个女儿(都是秦国贵族小姐),干脆一块儿批发,都嫁给你吧!”
重耳太意外了,下意识地以失聪者的超大嗓门说:“你说什么?”
秦穆公说:“我是说,你是有身份的人,一次只娶一个媳妇,太冷清了,太寒酸了!”
那时的王公,妾媵越多越有派头,对王公们来说是这样,对太太们来说也是这样,如果当初是自己一个人出嫁,回想起来,就跟私通一样,很没有面子。如果自带了一堆小老婆给老公,就十分体面。秦穆公一次嫁五女,不是因为库存货太多,推销不出去,而是讲排场——尤其是怀嬴,是再嫁,更不能弄得跟打折货一样,要有大国公主的样子。
怀嬴在老爸“你要当贤妻良母”的谆谆教导下,很谦恭地侍侯丈夫重耳。一次,她端了一盆水给重耳洗手,他洗完手,习惯性地一挥,意思是“行了你退下吧”,一挥就把水珠儿挥到怀嬴的脸上。怀嬴可不是好轻慢好欺负的,她把盆子“砰”一声往地下一掼。郁积的恼怒:
“你以为你是老几呀?要不是我老爸请你到我们秦国来,你什么都不是!你现在还是一个讨饭的!吃我们秦国的粮食,用我们秦国的女人。我们不计较罢了,你竟然耍威风?甩脸子给谁看?”
重耳结结巴巴地说:“不是这样的……”
怀嬴说:“你是王子没错,可我也是公主,谁比谁矮一截?我是二婚没错,可你也不是什么纯情少男!你算算自己都几婚了呀?再说我二婚,我有错吗?还不是你那没良心的侄儿害的!”
重耳辩解道:“我没有……”
怀嬴说:“什么没有?没有什么?你不愿意娶,我还不愿意嫁哩!谁稀罕嫁你这个老头子呀?我爹地真是太好人了!被你们姬家(晋国王族的姓氏)骗了一次又一次,还不吸取教训,我这就去回明了他老人家,说你们姬家没有一个好东西。”(当然,史书上怀赢只是简洁而愤怒地说:“秦晋两国不相上下,你凭什么瞧不起我?”)
说着,竟真的往外面走。
外面重耳带来的晋国随从,早就听见了里面的吵闹,吓得不敢吱声。见怀嬴怒气冲冲地出来,害怕事情闹到秦穆公那里去,赶紧拉住她,再七手八脚地帮重耳把衣服扒掉,又帮他用绳子反绑,跪在搓板上向怀嬴请罪。跪了一天一夜,直到怀嬴消了气。
“洗脸盆风波”之后,怀赢让重耳睁大眼睛看清楚,自己是两国关系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从而使自己从身价暴跌的弃妇,变成重耳不得不小心对待的贵人,公主一战永胜,真叫人佩服。
夫妻和好之后,怀赢难免委屈地替自己表功,说:我爹还不是看中你将来能够成大业,才不惜工本资助你。你要是知好歹,我肯定全力帮扶你。
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
重耳被接到秦国,当然知道秦穆公想什么,但毕竟只是猜测,不敢直接问。这次风波后,秦国的意图从怀赢这里得到证实,重耳赶紧和他的随从开会讨论眼下的时局。
大家都说:“你十九年前就该做国君了,现在时机终于来了!我们实在忍太多年了。”
商量之后,决定在吃饭的时候,用诗朗诵的方式,把这层窗户纸向秦穆公捅破。
经过几番“哎呀我嗓子不好”“我文学功底太差”“我记不住词”的推脱和忸怩,终于确定了几位诗朗诵的候选人。
席间,重耳一使眼色,几位就表演起来,都是《河水》《黍苗》之类暗示知恩图报的话里有话的诗。秦穆公脸色变好看了,也念了一首《六月》,大意是歌颂周宣王回国中兴,借典故说当前事,是曲折地表态。
重耳的随从赶紧说:“重耳还不快拜!”秦穆公说:“哎呀,不敢当,我也拜!”重耳说:“不行,该拜的是我。”秦穆公说:“是我是我。”在客套的拉拉扯扯中,双方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看起来十分亲密。如果是在当代,记者的镁光灯就会一片闪,记录下这缔结协议的重要一刻。
重耳带着秦国赠送的玉器宝物,在秦国重兵护送下渡过黄河。这场“暴风军事行动”,将上台不到一年的晋怀公迅速推翻,这位又卑琐又想有所作为的可怜君主被杀。
重耳灭了侄儿兼老婆的前夫,重振朝纲,成为继齐桓公之后第二位春秋霸主。这是后话了。说说他在外国娶的太太,丈夫登基,她们全都来到晋国,大团圆了。
怀嬴是最后一个被娶,却是最早一个被迎。重耳一即位,就亲自到黄河边“逆夫人嬴氏以归”。逆是迎娶的意思,是接新娘子的高贵礼仪。而且,最尊贵的新娘子,按惯例也只是由礼仪官去迎,然后送到王公房里(二婚改嫁的,迎都不用,自己从后门闪进去就行了)。重耳亲自去“逆”,是将怀嬴当作正妻——虽然他没逃亡之前早就有了正妻。但是那么多太太忽然“团聚”,肯定要争个先来后到,不如赶早给怀嬴抢个位置。她虽然名分上不是正妻,但待遇上已经到了。
怀嬴又出嫁一回。这回挣足了面子。据韩非子在《买椟还珠》中透露:怀嬴除了豪华嫁妆,还带了七十位穿着锦绣衣服的美女陪嫁过去作妾媵。晋国人一次见到这么多秦国美女,喜出望外,好想抢一个或者买一个回家。怀嬴的陪嫁亲友团,实在太漂亮了,就像镶满宝石的美丽匣子;怀嬴本人,就是匣子里品貌一般的珠子,给重耳好了。
史上好多公主,一听说要嫁给政治和外交(这本是她们的宿命),就开始哭哭啼啼,然后哭哭啼啼一辈子。怀嬴是强悍的,很明白自己位置,并不断地在老公面前强化。让自己有了代表祖国的说话权。这使她很好地完成了所担当的外交使命。
崔红红饰演怀嬴 崔红红饰演怀嬴

怀嬴人物评价

颂曰:晋圉质秦,配以怀嬴,圉将与逃,嬴不肯听,亦不泄言,操心甚平,不告所从,无所阿倾。

怀嬴史籍记载

列女传卷之五 节义传
晋圉怀嬴 ,晋惠公太子之妃也。圉质于秦,穆公以嬴妻之。六年,圉将逃归,谓嬴氏曰:“吾去国数年,子父之接忘,而秦晋之友不加亲也。夫鸟飞反乡,狐死首邱,我其首晋而死,子其与我行乎?”嬴氏对曰:“子,晋太子也。辱于秦,子之欲去,不亦宜乎!虽然,寡君使婢子侍执巾栉以固子也。今吾不足以结子,是吾不肖也。从子而归,是弃君也。言子之谋,是负妻之义也。三者无一可行,虽吾不从子也。子行矣,吾不敢泄言,亦不敢从也。子圉遂逃归。君子谓怀嬴善处夫妇之间。
  颂曰:晋圉质秦,配以怀嬴,圉将与逃,嬴不肯听,亦不泄言,操心甚平,不告所从,无所阿倾[3]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
晋侯无亲,外内恶之,吾闻姬姓,唐叔之后,其后衰者也,其将由晋公子乎,天将兴之,谁能废之,违天必有大咎,乃送诸秦,秦伯纳女五人,怀嬴与焉,奉匜沃盥,既而挥之,怒曰,秦晋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惧,降服而囚,他日,公享之,子犯曰,吾不如衰之文也,请使衰从,公子赋河水,公赋六月,赵衰曰,重耳拜赐,公子降拜稽首,公降一级,而辞焉,衰曰,君称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重耳敢不拜。
相关影视
1996年电视剧《东周列国 春秋篇》崔红红饰演怀嬴

  

  
参考资料
  • 1.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秦伯纳女五人,怀嬴与焉,奉匜沃盥,既而挥之,怒曰,秦晋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惧,降服而囚
  • 2.    列女传卷之五 节义传 晋圉怀嬴 怀嬴者,秦穆之女,晋惠公太子之妃也。圉质于秦,穆公以嬴妻之。六年,圉将逃归,谓嬴氏曰:“吾去国数年,子父之接忘,而秦晋之友不加亲也。夫鸟飞反乡,狐死首邱,我其首晋而死,子其与我行乎?”嬴氏对曰:“子,晋太子也。辱于秦,子之欲去,不亦宜乎!虽然,寡君使婢子侍执巾栉以固子也。今吾不足以结子,是吾不肖也。从子而归,是弃君也。言子之谋,是负妻之义也。三者无一可行,虽吾不从子也。子行矣,吾不敢泄言,亦不敢从也。
  • 3.    列女传卷之五 节义传  .中文百科在线.2007-10-13[引用日期2013-12-23]
词条标签: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