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安公主

编辑:前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9 12:11:46
编辑 锁定
宝安公主赵氏(1051-1080),史称魏国贤惠大长公主。宋朝第五位皇帝宋英宗赵曙的次女,母为宣仁圣烈皇后高滔滔
宋英宗在位四年而薨,后由公主的同母兄弟宋神宗赵顼即位。出于手足之情,皇帝对姐妹特别爱护,公主宅第的装修家具器玩园林,都是最好最华美的。嘉祐八年(公元1063年),初封宝安公主。宋神宗登基,进舒国长公主,后改为蜀国长公主,下嫁左卫将军王铣。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病逝,时年三十岁。
后追封为越国长公主,谥号“贤惠”,后又进封为越国大长公主,累改封秦国大长公主、荆国大长公主、魏国大长公主。
本    名
宝安公主
别    称
贤惠大长帝姬、明惠大长帝姬
所处时代
宋朝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时间
1051
去世时间
1080
父    亲
宋英宗赵曙
母    亲
宣仁圣烈皇后高滔滔
驸    马
王铣
同母姐妹
寿康公主
同母兄弟
宋神宗赵顼、岐王赵颢、嘉王赵頵
谥    号
贤惠

宝安公主人物生平

编辑
婚姻悲剧的根源
女方金枝玉叶,性格温柔,男方才高八斗,出身显赫,本来是天赐良缘,但是仅仅因为政治原因,就毁掉了双方的婚姻。
宋朝严防外戚,对外戚的政治生涯有严格限制和打压,比如宋仁宗天圣元年(1023)诏:“驸马都尉等自今不得与清要权势官私第往还。如有公事,即赴中书、枢密院启白。仍令御史台常切觉察,如有违犯,纠举以闻。”景佑元年(1034)五月,诏“如闻戚里之家,多与朝士相接,或漏禁中语,其令有司察举之。”也就是说,连驸马的私人生活都不能得到保证,和朋友往来也要受到监视,甚至要经常报告。
王诜不是一个普通人,他与苏轼常相游从,而且被视为苏门的成员之一。《东坡乌台诗案·与王诜往来诗赋》载:“熙宁二年,轼在京授差遣,王诜驸马。后轼去王诜宅,与王诜写作诗赋,并《莲花经》等,本人累经送酒食茶果等与轼。当年内王诜又送弓一张、箭十只、包指十个与轼。”两人交往非常密切,以至于后来乌台案中,王诜也被苏轼牵连,处罚甚重。同时,王诜在整个北宋名流界还拥有广泛的号召力,他家的庭院常常汇集大批北宋的文化政治精英聚会,彼此意气相投,拥有类同的政治抱负。
身为驸马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种幸福,但是对于出身于北宋名门之后(北宋开国将领王全斌之后),才华横溢,并且拥有政治抱负的王诜来说,这场婚姻就是一场噩梦。从成为公主的丈夫这一天开始,他的一切政治梦想都毁灭了,也许他也曾经想过像王安石,苏轼,欧阳修这样成为经纶事物青史流传的人物,也许他也曾经想过在北宋最后一次巨大的变法运动中能舒展自己的抱负,可惜,这场不凑巧的婚姻让他成为了牺牲品。
于是,王诜开始自暴自弃,他纵情诗画,肆意妄为,把感情寄托在艺术和女人身上。他有一首词就反映了他自身抱负无处施展的心情。
《蝶恋花》
小雨初晴回晚照。
金翠楼台,倒影芙蓉沼。
杨柳垂垂风袅袅。
嫩荷无数青钿小。
似此园林无限好。
流落归来,到了心情少。
坐到黄昏人悄悄。
更应添得朱颜老。
王诜也许并不憎恨公主,但是对他来说,公主是他人生的灾难,是毁掉他前途的原因,这样的不可调解的矛盾结局就是,两人十多年的无爱婚姻。尽管公主已经尽到了她能做的一切,但是王诜视若无睹,他宁可他的感情放在妓女身上,也不愿意放在妻子身上。
这场婚姻无所谓对错,公主和王诜都是受害者,对双方的家族来说也是悲剧。
嫁给风流艺术家
女人爱上艺术家是很惨的,尤其是家里外头时时刻刻都当自己是艺术家的艺术家。
宝安公主(后封蜀国长公主、后追封为越国长公主,谥号“贤惠”,后又进封为越国大长公主,累改封秦国大长公主、荆国大长公主、魏国大长公主。)爱王铣。王铣是画家,但公主不是,所以进不去丈夫的圈子——连娼妓歌姬酒廊女等“下三滥女人”都是所谓“艺术圈”的人,但公主不是。还有比这更悲凉的吗?
王诜的本职是官员,但他更像专职画家。就好比宋徽宗的本职是皇帝,但他更像专职画家一样。
宋徽宗和王诜是书画上的朋友,蔡绦《铁围山丛谈》说:“徽宗初与王晋卿(诜)、宗室大年(赵令穰)往来。二人者,皆善文辞,妙图画。而大年又善黄庭坚书,故佑陵作庭坚书体。后自成一法。时亦就‘端邸’(即端王府)内知客吴元瑜弄丹青。元瑜者,画学崔白,书学薛稷,而青出于蓝者也。”
简单地解释就是:宋徽宗博采众家之长,书画造诣很高,其中就受到王诜的影响。
夫君王诜的糜烂生活
王诜跟苏轼、米芾、黄庭坚、秦观等人都是好友,这些朋友都自视才高行为不羁,喝酒赏月写词作画是他们的共同爱好,狎妓更是他们的共同爱好。
狎妓成瘾其实跟吸毒成瘾一样,是一种恶习,是一种心理疾病。王诜家里经常高朋满座,开夜宴,喝花酒。歌姬妓女来来往往,家里跟酒吧夜总会差不多。不少歌姬妓女日子混久了,就成了王诜的小妾。
王诜十分喜爱书画金石收藏,他的很多藏品,连皇帝也没有,早年宋徽宗就经常到他家里来看藏品。收藏书画需要耗费大量资财,公主少不了从自己的生活费里倒贴,驸马要多少就拿多少。公主并不是没文化的娇纵女孩儿,她爱读书,写得一手好诗词好文章。而且,公主比王铣小十余岁。从任何方面来讲,她都应当得到王诜的尊重和爱护,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王诜是寡居的母亲卢氏养大的,公主做了媳妇之后,把卢氏当亲妈侍侯。卢氏生病,公主搬到婆婆的隔壁居住,每天安排老人家膳食,而且亲自配药尝药,服侍老人喝药。这些付出,只换来王诜一刻钟的感动——或者他根本认为这是媳妇的本分,没什么感动不感动的。

宝安公主王诜被贬官

宋神宗任用王安石变法,苏轼反对变法被贬,王诜是苏轼密友,也受牵连,被贬官——按说可贬可不贬的,但是宋神宗不是艺术家,他的兴趣是做政治家,对王诜一干人很看不惯。再说,王诜对公主不好,皇上也十分不满,贬王诜的官。

宝安公主王诜复职

后来公主病重,太后亲自去看望。公主料想这一病,怕是好不了了,只拉着母亲的手痛哭,太后也伤心难过,问公主有什么要求,只管提。
公主说:“没什么要求,只求母后跟皇上说说,恢复驸马的官职……”
到这个时候了,公主依旧把自己摆在无关紧要的位置,只求驸马的生活质量不要下降。
皇帝马上恢复了王诜的官职,一切都跟过去一样。这对皇帝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对公主来说,却是天大的心愿。
公主弥留之时,皇帝去看望,这位年青的皇帝亲自给公主诊脉,还亲自端着一碗粥,一勺一勺地喂姐姐吃下去。公主其实早已不能进食了,但为了皇上不担心,还是勉强把粥吃了下去。
皇上十分高兴,表扬公主气色好多了,第二天一定会好起来的。又问想什么要什么,只管提,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
公主看上去确实好多了,说:驸马已经官复原职,不想什么不要什么了,感谢皇上。

宝安公主公主逝世

第二天,宝安公主就去世了。皇上正准备临朝,早饭还没有吃,就听到报公主的死讯。他立刻宣布辍朝五日,驾车赶往公主宅,还没进门,远远看见大门,皇帝就大哭起来。
乳娘不平王诜对公主的不公待遇
公主从宫廷里带来的乳娘宫女,更是哭得伤心。公主温柔懂礼,对婆婆丈夫下人亲眷都很好,这样的好女人,怎么就得不到驸马的尊重,怎么就活不长哩?倒是驸马的那些小妾,个个粉面桃花,钗环叮当,站在那里假模假式地哭。公主一死,她们不是活得更鲜亮更嚣张了吗?
为了不违背公主的遗愿,皇上本来不想对王诜怎样。但公主的乳娘实在气不过,她私下里甚至认为:公主是被驸马害死的。至少他从来不关心公主的感受;公主生病后,他又不闻不问,加速了她的死。
乳娘边哭边向皇上告状,很多“丑事”皇上都是第一次听说。想必乳娘也是第一次向人说。如果不是伤心气愤极了,简直说不出口——对方是年轻的皇帝耶!
王诜娶了八个小妾,他本性风流不羁,又欺负公主肯宽谅,跟小妾亲热时从来不避讳公主在场。后来甚至发展到跟公主同床时,中途把小妾叫来,当着公主的面跟小妾XXX——甚至一次跟多个小妾XXX。
公主忍不住斥责小妾几句,这些小妾知道公主能受气能忍耐,又不敢把这等事说给别人听,就十分放肆。
小妾们说的无非是:“我们也是过了门,又不是偷情——哟,公主也就是一普通人嘛,也没看出比我们贱人美到哪里去!”

宝安公主王诜再次被贬

宋神宗真是气死了!这个王诜,还要保住他的官吗?从朝廷里拿了俸禄,无非是拿去多养些小妾罢了!
王诜被狠狠地贬官,罪状跟公主之死有很大的关联。宋神宗手诏说:“王诜内则朋淫纵欲而失行,外则狎邪罔上而不忠,由是公主愤愧成疾,终至弥笃。”皇上认为公主不到三十岁就去世,完全是因为这些年来被王诜气的。多年的情绪压力郁积不散,终于使她一病不起,无法救治了。
那些小妾,全部被杖责一顿,配给了士兵。

宝安公主王诜回京

宋神宗去世后,王安石新法被废。苏轼王诜等人被召回京城。京城还是那个灯红酒绿的京城。王诜还想着那些散给了旁人的小妾呢!他很想把她们都一一召回来。大家聚在一起,不要再提起各自被贬官被遣散的流落伤心往事。只要弹弹唱唱,再捡回当初的日子。左边看:桃腮杏脸,急管繁弦;右边看:翠袖艳衣,闲倚栏杆。自己依然跟两三好友、红颜知己“相携宴赏”,“行乐随处”。
他真的去寻访这些小妾。其中有一位嗓子特别婉转甜美,艺名叫“啭春莺”,改嫁给了一位姓马的军人。他去找过她,她还是那么美,但是她已经不能,也不愿意再回去。王诜无奈,只有写下“佳人已属沙吒利,义士今无古押衙”,然后黯然独自回家。(这两句是套用“章台柳”的典故。名妓柳惜春嫁给韩翊,后被“沙吒利”夺走,义士“古押衙”又抢回来,把名妓还给韩翊)

宝安公主王诜的家

其实王诜的家,已经不复存在了。母亲死了,公主死了,公主所生的儿子三岁时就死了。王诜的余生,仅剩的快乐是鉴赏他收藏的宝贝书画。偶尔也画几笔山水。他的画,流传下来的甚少,著名的有《渔村小图》。王铣五十六岁时去世。
主好读古文,喜笔札,赒恤族党,中外称贤。诜不矜细行,至与妾奸主旁,妾数抵戾主。薨后,乳母诉之,帝命穷治,杖八妆以配兵。

宝安公主史籍记载

编辑
《宋史·列传第七公主》[1] 
“魏国大长公主,帝第二女,母曰宣仁圣烈皇后。嘉祐八年,封宝安公主。神宗立,进舒国长公主,改蜀国,下嫁左卫将军王诜。诜母卢寡居,主处之近舍,日致膳羞。卢病,自和汤剂以进。帝厚于姊妹,故主第池(缺)服玩极其华缛。主以不得日侍宣仁于宝慈宫,居常悒然。间遇旱暵,帝降损以祷,主亦如之,曰:"我奉赐皆出公上,固应同其傈戚。"帝居慈圣光献皇后丧,毁甚,主曰:"吾与上同体,视此亦复保聊!"立散遣歌舞三十辈。[1] 
元丰三年,病笃。主性不妒忌,王诜以是自恣,尝贬官。至是,帝命还诜官,以慰主意。太后临问,已不省,后恸哭,久稍能言,自诉必不起,相持而泣。帝继至,自为诊脉,亲持粥食之,主强为帝尽食。赐金帛六千,且问所须,但谢复诜官而已。明日薨,年三十。帝未上食即驾往,望第门而哭,辍朝五日。追封越国,谥贤惠。后进封大长公主,累改秦、荆、魏三国。主好读古文,喜笔札,赒恤族党,中外称贤。诜不矜细行,至与妾奸主旁,妾数抵戾主。薨后,乳母诉之,帝命穷治,杖八妆以配兵。既葬,谪诜均州。子彦弼,生三岁卒。”[1] 
《宋会要辑稿.帝系八》:[2] 
“魏国大长公主,嘉佑八年五月封宝安。治平四年正月,进封舒国长公主。熙宁二年七月,改蜀国,降左卫将军王诜。元丰三年五月薨,进封越国,赐谥贤惠。元佑元年十一月,追封大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追封秦国。政和元年三月,追封荆国。二年闰四月,追封魏国。四年三月,追封贤惠大长帝姬。五年正月,改封明惠。熙宁二年七月十二日,太常礼院言:「蜀国大长公主出降,主婚当具雁币玉帛等物,自内东门进入。中宫当率宫闱掌事者及外命妇送至第。又当行亲迎同牢之礼。」从之。二十四日,召辅臣观蜀国长公主下嫁妆奁于集英殿。自是公主下嫁,并宣宰辅观妆奁。”[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