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故宫的离合

编辑:前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2 13:05:01
编辑 锁定
历史翻弄下两岸故宫的命运原作名: ふたつの故宫博物院
作者: 野岛刚
「两个故宫」是东亚近代史的产物。
故宫的魅力根源,来自於数次奇迹似的历史转折。
两岸故宫不只是珍奇、瑰丽的宝库,
中文名
两个故宫的离合
外文名
ふたつの故宫博物院
出版年 
2012-7
 作者 
野岛刚
页数 
 280

两个故宫的离合基本信息

编辑
副标题: 历史翻弄下两岸故宫的命运原作名: ふたつの故宫博物院
译者: 张惠君
出版社: 联经出版事业公司
装帧: 平装

两个故宫的离合内容简介

编辑
「两个故宫」是东亚近代史的产物。
故宫的魅力根源,来自於数次奇迹似的历史转折。
两岸故宫不只是珍奇、瑰丽的宝库,
更呈现出政治权力与文化深层结构的样貌。
「两个故宫」的存在,串联了什麼历史情结?潜藏了多少政治人物的历史思维?
《两个故宫的离合:历史翻弄下两岸故宫的命运》作者、《朝日新闻》记者、「中华圈的专家」野岛刚,从政治、外交的独特角度爬梳了两个故宫的世纪纠缠。
最会说故事的媒体人,带你见证两个故宫的历史
本书深度揭露:
.政治权力运作下两个故宫分合的复杂过程
.民进党执政时期「故宫改造」的真相
.「故宫南院」何去何从?
.故宫「日本展」功败垂成的背景
.台北故宫梦幻设计的难产
.故宫文物的漂泊与回流
两个故宫,与其说是外型相似的双胞胎,还不如说是一张分裂的地图。
《两个故宫的离合:历史翻弄下两岸故宫的命运》带你见证两个故宫彼此的生存历史,并拼凑出中华世界的未来。
本书作者野岛刚是少见对於两岸三地华人圈的政治、外交、文化,具有深厚理解的日本人,他不仅有记者专业背景,还非常善於说故事。他在《两个故宫的离合》这本书里,以客观第三者的记者角度,或者说以「为了台湾人好」的角度来解读、说明东亚近代史的产物「两个故宫」背後的政治权力与文化深层结构的样貌。
简单来说,「两个故宫」正是因为「两个中华」而诞生。
野岛刚从北到南走访了渖阳、北京、京都、南京、上海、重庆、台北、香港、新加坡……,蒐集了各种参与故宫重要变迁、故宫的活字典宝贵「那志良」等人的证言,也访问了台北历任故宫院长:杜正胜、林曼丽,现任院长周功鑫等人,查阅了存放在美国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所的蒋介石日记,集结了有关故宫学的第一手采访资料,并在日文版出版後,追随著不断变化的政治情势,在中文正体字出版前,反覆修改增补,并特别为台湾读者增写了後记,追踪了故宫「日本展」的最新情况。
野岛刚撰写本书最大的目的,并非要论述故宫的艺术价值,也不会深入探讨收藏品的优越性等问题。故宫历史,从1925年成立到1949年分裂的过程,在中台日等三地都已经有许多口述历史及史料作品。不仅是日本,在台湾几乎仍未有系统性的介绍,这些都是本书的重点所在。
《两个故宫的离合》共分为8章,第1章将介绍2000年民进党执政後,提出的「故宫改造」计画。第2章谈到辛亥革命前後,故宫文物流出的情况。第3章分别说明日本进攻中国时,故宫向南方和西方运送计画的过程。第4章则谈论故宫文物移送台湾的1949年前後,检视政策决定的过程。第5章解说两岸分裂後兴建台北故宫,两个故宫因此诞生的背景。第6章则试图解析散落世界各地的故宫文物「回流」中国的现象。第7章预测「两个故宫」的未来。[1] 

两个故宫的离合作者简介

编辑
野岛刚(Tsuyoshi Nojima)
1968年出生,自日本上智大学新闻系毕业後,进入朝日新闻社展开记者生涯。曾任职於朝日新闻社佐贺支局、西部本社等,2001年起担任驻新加坡特派员。曾赴伊拉克、阿富汗等战地前线采访,著有《伊拉克战争从军记》(朝日新闻社出版,2003年)。其後担任东京本社政治部记者,2007年至2010年担任驻台北特派员。采访报导两岸三地华人圈的政治、外交、文化等多面向议题,曾担任朝日新闻国际编辑部副部长。作品有《迷之名画.清明上河图》(勉诚出版)、《银轮的巨人GIANT》(东洋经济新报社出版)[2] 
译者简介
1970年出生,台湾大学政治系毕业,日本东京大学法学政治学研究所硕士。译有《汉尼拔战记》。

两个故宫的离合目录

编辑
序章 什麼是故宫?什麼是文物?
二十年前对於台北故宫的不协调印象
蒋介石决定把文物运到台湾
受到中国近代史翻弄的故宫命运
与世界博物馆的不同之处
变革的季节开始
日本展的启动
故宫大厅被大陆客淹没

两个故宫的离合第一章 民进党未完成的梦想--故宫改革

希望改变定位
与表现改革精神的电影相遇
陈水扁起用的院长
被华夷思想抛弃的岛
被钉在南部的改革之钥--「故宫南院」
「第三位院长」是女性
文化行政的主导权拉开女人的战争
国民党的阻止行动之前
陈水扁的密访
「被中华中心主义的铜墙铁壁阻挡」

两个故宫的离合第二章 文物流失--是丧失?还是获得

中国朝代的盛衰与文物
文物流出的主角--末代皇帝
香港展出溥仪的首饰
文物流出传播中华文化至世界
在关西地区开花结果的中国艺术沙龙

两个故宫的离合第三章 漂泊的文物

九一八事变改变了命运
首次海外展览极为成功
在大陆往西再往西
南京和北京迄今仍「互不相让」

两个故宫的离合第四章 文物到台湾

遍寻不著蒋介石对故宫的想法
国共内战急转直下的文物命运
与文物一起渡海的人
第二批文物也包括世界最大规模的丛书《四库全书》
是「造反者」?还是英雄?

两个故宫的离合第五章 两个故宫的开端

为何称为「中山博物院」?
台北故宫建筑与当时的国际情势
[1]  经荒废的北沟仓库遗址
探究设计者的秘辛
中华文化复兴运动的浪潮中
日本人积极寄赠文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故宫」的进展

两个故宫的离合第六章 中华复兴的浪潮--国宝回流

香港出现圆明园的掠夺品
参与回流的特殊人士是重量级人物的女儿
一扫圆明园遗恨的人
受到全世界瞩目的巴黎鼠像拍卖会
要求返还文物的中国国内动向
归还运动的结果

两个故宫的离合第七章 故宫会达成统一吗

记者会上两位故宫院长的反应
两岸关系改善後台北故宫的「反向操作」
「南院」的命运如风中之烛
另怀心思的展开交流
下个目标「日本展」
唤动李登辉的司马辽太郎
平山郁夫有志未竟成
民主党政权的混乱引发再度触礁
秘藏在文物里的中华民国价值观
台湾版後记
本书主要人物
故宫以及中国、台湾、日本之主要大事
参考图书、新闻报导一览表

两个故宫的离合值得警惕的“野岛刚式误会”

编辑
野岛刚这样看“文物迁移”
在本书总纲的序章中,野岛刚提出两件让他困惑的事:一是故宫为何不像真正的博物馆,其收藏功能远胜于展示,且只收藏中国文物;二是遭遇危险时,日本人会把宝物埋起来,或只身逃走,为什么中国人却“文物南迁”。
他认为:在中国人对文物“过度”关注的背后,源于古代中国政治与文化的关系太过紧密。
野岛刚直言不讳地写道:政治权力“需要一个能让世人接受的象征,而集五千年历史文明之大成的故宫文物,正好具有这种意义”(第7页),“在中华历史上,文化几乎等同政治。文化是用来证明政治权力的道具,也是权力与社会、权力与历史的指标”。(第210页)
基于这个立场,野岛刚形成一系列推论:大陆出现文物回流热,是民族主义高涨的体现;两岸故宫缺乏配合,源于争正统的心态;台湾民众对故宫冷漠,因为它是“中华文化”代表,与本土文化不协调,而大陆游客喜欢这里,则是因为政治情结……
在这些推论中,最登峰造极的是“将中国带入‘现代’的原动力,就是不忘一雪遭西欧、日本蹂躏的历史屈辱的想法”(第153页)。

两个故宫的离合“文物南迁”真是为了象征?

编辑
野岛刚的基本判断能否站得住脚?
首先,“文物南迁”动议始于1931年,因各派意见不统一,耽误了近两年,直到1933年2月才动身,是故宫博物院理事会而非政客最终下的决断,开始南迁时,连目的地都还不清楚。如此拖拉且慌乱,可见,人们对这个“象征”重视程度不高。
其次,1932年8月21日,北平政务委员会形成决议,计划拍卖故宫文物以购买500架飞机,以应付抗战,按“文化几乎等同政治”的逻辑,这又该如何解释?
第三,很多学者反对南迁,比如胡适与鲁迅,难道他们反对民国政府接续正统?
按本书逻辑,“文物南迁”最大受益者是蒋介石,可蒋很少提到这些文物,日记中亦无载,野岛刚也承认这很奇怪,可他却归因于蒋在此方面“理论上是‘匮乏’的”(第107页),看来,只要蒋不明确在日记中写上:“我从没想过文物南迁与权力正统性有关,野岛刚在胡说。”那么,谁也驳不倒野岛刚。
事实是,“文物南迁”充满混乱、偶然、草率和危险,蒋败退台湾前,派要员到上海抢运黄金,对文物迁台却关注不多,看来,他对文物还能提供权力正统性的认识,显然不如野岛刚。

两个故宫的离合以己度人难免陷入误区

野岛刚是怎么想象出文物左右权力的呢?书中有所披露,“谈到政治权力和文化的关系,日本人会想到‘三种神器’(镜、玉、剑)……那是因为在神话里,拥有这三种神器的人才是真命天子……对于中华民族而言,故宫文化就是‘三种神器’”。(第15页)
看来,野岛刚是把日本人对文化的理解套到了中国人头上,可两者实在南辕北辙:象征物总是越少越好,南迁文物多达1.3万箱,究竟哪个算象征物?象征物有神化色彩,可乾隆皇帝动辄在古代字画上盖章,几乎满纸,更近于财主式的占有感。
野岛刚信心满满地称:“中国历代朝廷政权为求安定,皇帝几乎都热衷于收集文物。保有文物可以提升成为中华之王的正统性。”(68页)可象征物要转化为权力的工具,总要公开展示(哪怕在小圈子中)吧?可皇帝私人收藏从不示人,换言之,如果有人作假,大众也分辨不出来,则正统性岂不被别人轻易夺走?
以己度人,看来野岛刚掉入了常见的思维误区中。

两个故宫的离合从多元解释走向一元解释

基本观点站不住脚,则推论便成了无本之木。
两岸故宫确实主要收藏中国文物,可从政府到民间,中国哪家博物馆不是如此呢?这与中国博物馆文化发展不充分,管理者、参观者视野不够国际化有关。
至于文物回流热,固然有民族主义的成分,但主要还是投资行为,在民间投资渠道狭窄的前提下,很容易形成“热”,买家选择中国文物,因相对熟悉,便于鉴定、转手等,如果说这就是民族主义,则抢购外国奢侈品的人们,难道要算成卖国贼?
至于两个故宫争正统,争的恐怕也是文化正统,是学者们在操作。
台北人对故宫冷漠,也不费解。博物馆是舶来文化,并未真正融入到普通人的生活中,北京人对故宫也很冷漠,甚至“北漂”们都很少去参观,只有外地游客特别热衷,因为机会成本太高。
总之,野岛刚“发现”的这些现象,都可以做多元解读,未必是一体的,可奇怪的是,野岛刚偏要将它们统一成一个“核心问题”。

两个故宫的离合想象中的“怪物异邦”

支撑野岛刚这么做的,是追求一体化的思想方式和万法归宗的人文理想,它们来自传统,在碎片化时代,拥有莫大的诱惑力。
可问题是,不论是思想方式还是人文理想,都要以实证为基础,需要建立在充分调查、数据说话的基础上,凭主观感受和他人唾余,很容易搭建出一套似乎自圆其说的逻辑框架,可它从一开始就是虚拟的。其代价是,观察者将丧失普遍主义的立场,不愿以常情、常识为基础,而是全力编造出一个“怪物异邦”。总之,他们不仅怪,还合乎逻辑地怪,这就为暴力提供了借口。
正如萨义德在《东方学》中揭示的那样,当西方带着猎奇的心态去观察东方时,东方便被“他者”化了,而与之俱来的,便是妖魔化、掠夺与加害。
在野岛刚的这本书中,存在同样问题,他大声宣布这个“怪物异邦”的动力是“不忘一雪遭西欧、日本蹂躏的历史屈辱的想法”,换言之,发展的动力源于仇恨,那么,接下来的逻辑必然是:这是人类文明的威胁,应该遏制乃至窒息它。
可这种断章取义、抄袭来的观点证据何在?用季诺漫画式的头脑风暴,就能轻易下结论吗?

两个故宫的离合避免误会从反思自己开始

值得反省的是,野岛刚的偏执并非个案,长期以来,不论是中国人看日本,还是日本人看中国,都存在着类似的误会。我们想当然地从自己的角度来理解和观察对方,当其反应不同时,就会怒气冲冲,认为是别有用心,是“奇葩”和怪物。
在国人的观念中,对日本也有许多误解。比如说日本人屈服强者,鄙视弱者,其实近代日本在崛起过程中,屡屡挑战强者;再比如说日本人好色,这就混淆了AV行业与普通日本人生活的区别……这样的例子,随手还可以举出很多。
这些误解有共通之处:一是发现对方不同,不是在尊重的前提下去深入了解,而是任性解读;二是把误会概念化,用逻辑加以贯通,使之上升为“真理”。
在误会的土壤上,是不可能实现沟通与信任的,最终会给彼此带来伤害。野岛刚长期从事中国问题报道,在中国生活多年,尚不能完全超越偏执,则对于通过间接信息了解日本的我们,会不会错得更离谱?
姑且称本书的不足是“野岛刚式误会”吧,翻阅它不是为了嘲笑,而是提醒自己不要堕入其中。[3]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出版物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