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澧群

编辑:前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30 06:27:46
编辑 锁定
杨澧群,女,汉族,浙江建德人,1968年出生,爱好文学,自学成才。
2003年因一次医疗手术造成重大人身伤害,网络成为精神支柱,在白云阁、中国思维网、杭州网、博客中国等平台著有百篇文章(杂文、诗词、小说、诗歌),网名有阿月星、素怀等。
2005年3月在杭州网论坛杭网民声公开医疗损害纠纷后,广受网民关注、支持和媒体报导,同年8月,经网友倡议、杭州网组织《素怀座谈会》为素怀捐借款15000元,9月,浙江新闻《阳光行动》报导了素怀医疗维权,12月,素怀维权成功返还了捐借款。还成功帮助受害人多起维权案例。
杨澧群因自学法律,助人维权受到当地媒体仍至中央电视台《道德与观察》的报导,行进在公民维权路上,是2006年12月4日大型法治晚会点名的公民维权人。2007、2008年、2009年、2010年、2011年都是媒体报导关注对象。其中2006年中央电视台《道德与观察》、2009年中央电视台《半边天》、2011年中央电视台《法治视界》的报导,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成为维权名人。杨澧群通过维权,尤其是民事诉讼、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实践,积累了很多依法维权经验。
其人生信条是:在有生之年,做一个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做一个具有公义心的人,用法律武器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中文名
杨澧群
别    名
素怀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浙江杭州建德市
出生日期
1968.3.2
职    业
自由撰写者,维权志愿者,公司网管
毕业院校
洋尾中学
主要成就
2006中央电视台公民走进法律人物;2011浙江候选英雄
代表作品
《情迷57路班车》、《鱼儿》、《萧何和俊奴》、《沈园》

杨澧群杨澧群与媒体

编辑
2006年浙江新闻电台阳光行动:素怀的故事
视频上海东方卫视《律师视点》:失踪的卵巢
视频中央电视台:讨说法的女人
2007年视频杭州电视台:素怀和前律师打官司
2008年网警认定侮辱网名不违法 被女子告上法庭
2009年视频中央电视台【半边天】栏目:[1]  维权——我要说法
2011年视频中央电视台【法治视界】第91期 为了更好的生活

杨澧群魅力女性

编辑
2007年浙江八大魅力女性之一
2009年杭州市妇联第一批妇女维权志愿者

杨澧群杨澧群助人维权成功案例

编辑

杨澧群非诉案件

1、远赴山东帮当事人解决某法院生效调解书,指出当事人未授权委托他人进行调解,该案跟当事人无关,揭穿了一场虚假诉讼骗局,挽回八十多万损失。
2、家庭困难大龄夫妻因女方家长不同意无法办结婚证、生育证生一女,四年后被萧山区计生局征收社会抚养金决定一万多元并在两年后被萧山区法院非诉讼案件拘留执行借款交付一万多元,两当事人到处上访喊冤,最后在杨澧群引导下合法维权解决。

杨澧群民事案件

1、方*诉*卫生室医疗过错赔偿纠纷
2、保育员(一审被告)上诉两教师名誉侵权纠纷
3、某公司诉**公司货款违约纠纷
4、池某诉*某交通事故赔偿纠纷
5、姚某诉*某交通事故赔偿纠纷
6、刘某诉*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

杨澧群行政案件

1、杨澧群诉杭州市公安局网监分局网上侮辱诽谤不予处罚纠纷案
2、张某诉余杭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争议纠纷案
3、徐志强诉杭州市司法局不依法履行法定职责案
4、杨澧群诉嘉兴市公安局行政复议争议纠纷案

杨澧群杨澧群心语

编辑
一场医疗事故,打了一场不知所谓的官司。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六日提出的医疗案件委托司法鉴定,司法鉴定受理在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一场官司,遭遇在律师、法院、司法鉴定的黑洞下,所挨过日子,点点滴滴如刀割凌迟。
如果我不是生于寒门,缺权少势;如果我不是生于寒门,需要亲历亲为的工作,在经济上有所依靠,不是包袱也不是负担,可以见到丈夫幸福的笑脸,孩子可爱天真,一副幸福融融的样子;如果我不用每日于药,每日经济犯愁,我的悲哀也许早已放下。因为民不于官斗,因为“官字衙门上下口,有理无钱莫进来”,千古古训啊。
在我的生活圈子里,没有比失去器官更让人羞辱而无奈的。有几个女性,拿着自己失去的器官事实到处求助?生命被践踏,法律如无物。长白长夜里,我的键盘污物是用泪水洗刷的,屏幕文字是我倾吐心声的良友。经过多年努力,崩溃的意志再度复苏,创伤的心理得到滋养,在网友们的支持帮助下,面对了事实。
公理得不到伸张,生命如秋叶一般凋零,我用我手写我心,让短促的生命历程,记下若许维权痕迹。这是一场官僚主义和公民之间的民主斗争。起先,我只有一个人;当我在网络上求友声,得到了许多网友的支持和帮助,我的思维得以正确理解和坚强面对。不幸遭遇在网络公开后,网友们的团结精神让我备感安慰和鼓励,媒体感动了,为网络上的人间至情至性感动。谁说网络只是虚拟的?网络人生,让我在日渐淡漠的现实中如沐春风。
我相信,随着法制的健全,我的合法权益终会得到伸张,所以我在这里期待着,并和网友们共勉!

杨澧群网络成就的奇迹——维权人物素怀

编辑
在2004年8月后,杭州网BBS民声出了两位知名女性,一位是罗油,以杭州本地话写成的小短文深得民心,得到网友的一致称赞;一位是素怀,以写哀怨短文出名,得到网友的关注。当时民声并称“油素”,相得益彰。
2004年的今天,罗油在民声的一篇召见帖引起网友普遍关注,那时民声BBS网友见面还是个新生事物,虽然顶帖支持者踊跃,但顾及身份及其它因素,真正见面寥寥无几,好在民声网友都很关注两位“才女”,人气日盛,BBS的领导们见到这个帖子后英明果断,参加了这次见面,一起在植物园吃过农家菜后,又各自相谈了会,倒是迈出了从网络到现实的第一步。
素怀一直以自身经历写作。怀念过去的美好往事成了她内心的寄托,而网络上超级斑竹杭州方言及时的加精,网友们热情的回帖,成了她精神的支柱。这种用网络BBS记载的方式,给了她极大的温暖和鼓舞,她几乎一日一篇,在网友们的惊讶唏嘘安慰支持下,她空虚的内心得到了填补,她的灵魂得到了救赎。
网络上彼此关心,你来我往,嘘寒问暖,BBS象一个大家庭,温情的气氛感染了每个ID,甚至于无关大雅的玩笑,都成了不可或缺的主帖,跟帖者热血沸腾,每一个人的心都彼此透析,关爱的话流淌。
对于素怀来说,BBS是一帖安心的药,而网友们是她的父母亲、兄弟姐妹们,她有重获亲情的喜悦,有重获友情的信心,有爱和情所涟漪的点点滴滴。
她的心在逐渐自然平和,虽然伤痛会时时刺进心房,但在自如地应和,聊天,写作中,网络就象她的人生,在网络里,无须害怕和惊讶,只有感激和惊喜。
2004年年末,2005年春节,问候和祝愿反复地在版块上翻滚,可是网上ID还是无限沉浸在这里,好象激发了童年的欣喜,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又如慈祥的父母亲,声声关怀。
在良好的氛围下,每个人都把民声当成自己的乐园,不断向亲人好友同学推荐,而民声人气不断壮大。
而素怀每日的写作也到顶峰,她的文章哀怨、悲戚,很多ID看了她的文字后被伤感感染,凄然泪下。在网友们心中,素怀始终是个迷。而素怀也在苦苦挣扎,心头的痛、压抑和悲愤,她快要爆炸了。可是害怕真实的遗弃和背景的复杂,她选择了自己的眼泪在文字中跳舞。
素怀从2004年5月在网络上写文章,8月在民声一开始就名声大噪,后来一直被民声网友称为“才女”,几乎每日一篇,文字涉及各个方面:小说、散文、古典诗词、现代诗歌、杂谈。当网友认为词尽曲穷的时候,素怀总是意外地浮出版面,发好帖子,使大家总是要讨论一下素怀究竟经历过什么?她所描写的文章背景是真是假,而当网友们知道一切源于真实的自我,都唏嘘不已,但网友们都不知道,那么多的遭遇背后,隐藏着更大的悲痛。
素怀一直为自己的不幸遭遇而痛哭,一蹶不振,所有生命的支撑就是一台电脑,电脑打开,有她热爱的网友们,陪着她在网络上经历人生。
素怀怎能忘记掉自己的悲哀?
2003年5月19日,在浙江省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当班医生无情地告诉她:你的女性器官没有了。你已经是五六十岁的人了。她的头被什么重击:天,塌下来了。
没有人帮着她扛,忍受身心的苦痛,找说法,找帮助,她早已失去了自我,用血泪替代了言行。
从2003年11月立案的官司,直到2005年4月,连司法鉴定的受理通知书都没有下来。因为不懂医学和法律,注定这样悲剧的人物,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度的,素怀崩溃的一刻,在电脑前号啕大哭,肆意磅礴,在BBS上一反常态,肆意地刷屏,在众多网友连接的支持下,沉淀在心海的屈辱一泄而开。至今,素怀认定命运有这样的安排,有这样的转折:好民声,好网友,在一股无法摧毁的热力下,素怀将还不善于理解和懂得的初步医学和法律,痛快淋漓的哭诉出来,似乎一哭,跨过了那条坎,沉重的压力一轻,不需要隐瞒什么了,背负终于解脱。
她不知道法律上规定《简易庭审》三个月,她不懂得司法程序,她哭自己命苦,遭遇了难以启齿的不幸,失去了女性重要器官;她哭清官在哪里,可以为她一审,不让她再等下去。
BBS爆炸了。
ID爆炸了。
人类的善良爆发出来,是那么团结、坚持、信心,并且加倍地给了素怀。
网络上的美籍华人zhiren首先在彼美国打长途电话过来,要问清是否事实,他为此震惊和同情。
网友们顶帖支持出主意,并一再报告要求置顶,考虑到民声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但素怀将自己被医疗残害这件事在民声披露,BBS领导破天荒地置顶了,并有杭州方言一再证实事实。
网络的人气,网友的支持,媒体的关注,很快事情在2005年4月8日杭州日报拍案维权上一大版块上报道,2005年4月13日在上海司法鉴定后,8月19日开庭。开庭前,网友zhiren、we-we、我是贝贝赶到法院,见证了审理,zhiren第一时间在BBS上公布见证经过,并在BBS上发起募捐。8月29日在杭州网领导主持下第一次座谈会,浙江省新闻电台记者赶到现场进行采访,几天后记者又赶到医院采访。于9月1314日播出。
其时,素怀在网友zhiren、阿晴嫂、维克多等网友陪同下,咨询了当地多家有名律师主任,对事件有了个模糊认识,又到博库书城,学习有关医学、法律等知识,10月2日撤诉。
素怀是幸运的,在杭州网领导的关注下、网友们的支持帮助下、媒体的及时报道下,11月29日医院终于调解补偿素怀补偿款12万,虽然12万无法弥补素怀的伤痛和缺失,但长期拖延下来没有个结果,素怀除了调解还有什么办法?再等个十年八年,司法是健全了,人心呢?腐败呢?依然还在,而素怀早已抱屈黄泉了吧?
2006年2月6日7日8日杭州日报新闻连载再次关注素怀,以素怀这样的勇气在网络上网友的支持下和帮助下,无疑是打了个胜战。日报连载后,杭州电视台《十分关注》、今日早报、钱江晚报也来采访,3月8日钱江晚报举办魅力女性,素怀还得了个魅力女性奖。
北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和上海东方卫视联合的《律师视点》编辑联系上素怀,说从北京赶过来采访;中央电视台的《道德与观察》记者正在杭州采访杨妈妈,在钱江晚报上看到素怀的事情后,连夜请示领导采访申请。
5月1日,上海东方卫视《律师视点》播出,6月23日《道德与观察》播出,8月29日《中国法制报道》播出.
自中央电视台播出后,素怀收到信件、邮件、电话、短信无数。世上不幸的人太多了,而在经济利益驱使下的中国医疗,又是给受害者带来了什么?受害者苦苦寻求着真理和公正,但是在法律制度不完整、司法腐败的压制下,平民维权被有意地剥削直到倾家荡产,求助无门。素怀无法帮到多少,但素怀愿意告诉大家:请走近法律……法律并不可怕,法律不认识谁是权贵。
现在,素怀正积极地运用法律跟前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打官司,正因为律师违约,处处不为当事人着想,故意被动而行,才导致了司法的不公正,甚至违反司法程序。素怀的不放不弃的追究,希望其他受害人能够从素怀的案子中获得收益。
网络成全了素怀,虽然故事还没结束,一切事实真相还在破解中,但无疑,素怀是幸运的,是网络成就的奇迹。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作家 人物